|  English

论坛观点
专家观点领袖的力量行业发布
一步一脚印一载一乾坤
2017-08-23 14:24

提示一:北易是谁?


北易,全称洛阳北方易初摩托车有限公司。因为巩俐那句“心随我动,大阳摩托”的广告语深入人心,人们更习惯称其为“大阳摩托”。这是一家由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洛阳北方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与泰国正大集团易初投资有限公司合资经营的大型摩托车专业化生产企业,也是河南省最大的中外合资企业之一。北易以生产弯梁车和踏板车为主,近几年来大阳摩托车年产销量均在百万辆以上,其在市场上的绝佳表现,使其跻身于同行业前列。


提示二:被访者是谁?


刘波涛,河南人,出生于1962年。1986年7月,刘波涛从长春光机学院毕业后进入兵器国营第5111厂工作,先后做过技术员、销售业务员、国贸部经理等;1994年,他受聘正大集团,接受营销、采购、生产等管理专业知识培训后,先后任湛江德利化油器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北易公司销售副总经理;2004年12月出任北易公司总经理,2006年被评为河南省十大经济风云人物。


刘总的工作经历非常丰富,从技术、生产到销售,他的从业经历使他成为一位全能型的企业家。


提示三:访问者是谁?


王洪艳,中国制造业管理国际论坛执行主席,爱波瑞管理咨询集团总裁。


提示四:访谈的机缘?


中国制造业管理国际论坛近期发起了百名制造业领袖访谈活动,以盘点制造业领袖成功背后的秘密,时逢北易参加中国制造业管理国际论坛举办的2012年度中国精益大奖评选活动。中国精益大奖是国内唯一一个对企业精益管理水平进行评价的奖项,访问者随评审团赴洛阳对入围的北易公司进行现场评审,本次访谈得以成行。


提示五:访问对象的产业背景?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摩托车行业产销数量分别为2700.52万辆和2692.77万辆,同比增长1.21%和1.32%,这一数字也使得中国摩托车市场产销数量连续18位居全球第一,但这个数字并不代表中国摩托车行业处境乐观。


受摩托车国Ⅲ排放标准全面实施、“禁摩令”、原材料价格上涨等一系列不利因素影响,近年来摩托车行业内销数量降幅超过10%,生产企业利润大幅下滑,商家信心严重不足,甚者逃离行业,摩托车是夕阳产业的论调甚嚣尘上。


外部因素和经济市场环境使得摩企生存状况更加艰难。北易公司在这种情况下独辟蹊径,外抓市场,内抓管理,保持了稳健发展,2012年上半年,虽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下滑,但利润却实现了增长!刘总说:“这得益于公司坚持以‘高品质、低成本’为主线,推进精益管理,进行产品结构调整,不断提升品质和效率;得益于广大领导干部以身作则,发挥团队的合力;得益于全体员工用心工作,持续改善创新。


真信 真干 真坚持---北易精`益成功的关键


小引:北易公司从2009年起与爱波瑞管理咨询公司签订了为期三年的合作,帮助北易公司推行精益管理项目。三年的过程中,北易的精益管理实现了质的飞跃,正如本届精益大奖评选中评委们对北易的印象一样:北易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在做精益,不是喊口号,不是搞运动,而是“真信、真干、真坚持!”在短短的三年内在管理上突飞猛进,实属难得!


王洪艳:北易公司从2009年开始导入精益管理,启动伊始就做了三年计划,在众多的推行精益企业中,这是一个不简单的决定,我们很好奇当时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做出这样的决定?


刘波涛:这样决定有两个原因:第一,我们既然要做,就要做到一流,就要做到最好,否则就不要做。”还有一个原因是爱波瑞公司当时提出的规划吸引了我们。我们觉得做精益一定要系统化、持续化,如果只是做一期或者两期,可能会不完美、不系统。


北易是个合资企业,和别的企业有些不同。当时做这个决定后,公司的董事们也有些不理解,担心这么高的咨询费用,效果到底会怎么样。通过一遍一遍的和董事们沟通,这一决定还是得到了理解。


王洪艳:在北易精益推行的三年中,您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在这过程中有没有过怀疑?


刘波涛:如果说没有怀疑过,也不太现实。第一期项目还是做的比较成功,但是第二期一开始我们没有理解老师的意图,觉得二期的结果与一期的结果对比起来差距比较大,有些失望。后来想想,还是坚持继续做第三期,第二期的遗憾可以在三期中弥补。现在三期项目过半,我们明白了前面确实走得太快了,因为改变人的观念是非常难的。比如有些中层干部也懂一些精益,但是固有的观念还是会保留的。通过三期项目,这一情况有了改观。现在,我们觉得希望越来越大,离成功越来越近。


说有些经理观念的转变慢,可能只是我的感觉,因为我做事总是要求快。今天听左总1讲“学习不要期望值太高”,我想确实需要平静一下,一定让人的观念彻底转变,冠军的培养需要不断的锻炼摔打,需要一个过程。否则将来推进时,比如让技术人员到现场办公,各部门的协同等都会有很大的困难。所以,一定要慢下来,把工作做踏实。


王洪艳:三年的精益之路,综合来讲您最满意什么?不满意什么?


刘波涛:最满意的就是观念的变化,这非常重要。现在大家做事情,首先会想到价值流,去判断什么创造价值,什么不创造价值。我们的员工让我非常感动,今年五一我请公司劳模在一起交流,发现过去没有人管的事情,比如说中间休息十分钟,以前风机、灯都开着没人管,现在人一走就关掉,成为自觉行为。对于浪费、跑冒滴漏,以前都觉得“这不关我的事”,现在遇到问题大家马上想办法,自己解决不了了马上报告,很快就把问题解决掉了。


第二个满意的方面就是我们的中干在管理水平上提升了。在学精益之前,大家对七大任务2关注的不全面,只管生产。现在,肯定是先想到安全、品质,在保证安全品质的基础上,再完成生产任务;还有成本、保全、人才的培训,这些意识大家已经有了,而且已经落实到班组,这也是好的现象。


有了意识,这只是表皮,下一步怎么做?怎么把老师教的这些好的工具坚持执行下去呢?这是目前我不太满意的地方。尤其班组长层面对工具的运用还不熟练。你看(刘总翻开他随身的记事本),我们把精益的十大原则、工具方法都印在公司工作记事本上,就是为了让大家每天翻开本子就能看到,随时想着去应用。

 

王洪艳:在现场管理的七大任务中,您认为哪些要素落实的还可以,哪些比较薄弱?


刘波涛:现在各生产单位的水平不太一致,比如发动机制造部我就很放心,七大任务每天都有点检。


拿目视化管理来说,目视化管理板不是看形式的,这是数字的积累、统计,要学会统计分析。为什么要做目视化管理?因为每个管理者不可能盯着每个工人的工作,看到表格你会对发生的问题进行分析,更快找出改善办法。


我们学精益,理想的目标就是人人都要去做,爱波瑞的谢克俭老师讲过一句话,我印象深刻,体会也特别深,就是“管理不好动作的管理等于没有管理”,标准作业也是如此,我们现在缺乏的是怎么样认认真真地去做。


我不满意的,就是我们目前做的还不全面。当然可能我的要求太快了。就拿作业平衡来说,如果人员发生变动,产量发生变动,作业平衡都应该跟着去做,这个工具应该是经常会被用到的,并不是第一次测试做完了,作业平衡就做完了。第二个经常用到的快速换产,现在大家有了些意识,但是不强烈。有这种意识是好现象,真正落实还需要时间。


小结:“在未来走出一条适合北易公司快速发展的精益之路,将北易公司打造成摩托车行业的标杆精益企业,形成持续改善的精益企业文化,最终实现北易公司‘四个世界一流’的战略目标。”——刘波涛总经理对北易精益推进的期望。


用包容与爱成就每一位员工


刘总的办公室里挂着几幅很有特色的水墨画,刘总说:“买画要和画师充分交流,才能得到一副好画”。推行精益亦是如此,与员工充分的沟通,意识彻底转变才能得到好的结果。


王洪艳:我是第三次来北易,这次特别留意到一个变化。以前来北易大家谈的都是工具,现在更多时候谈的是文化,所有的板块都可以看到文化的痕迹,都会讲到人才是怎么育成的,除了人力资源,是必须讲文化的,因为这是人力资源部门的职责。但是其他的老总和部门经理,也在谈他部门的人是怎么培养的。这种悄悄的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刘波涛:大概是2011年5月份,从推行改善提案开始的。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人,所有的事情都是通过人来完成的。如果一个企业离开了人才,什么都是不可能的。


今年8月份我们的市场有了问题,不能支撑满负荷的生产,再加上现在生产效率提高了。我就要求每周抽出一天时间来培训,围绕精益的课程,让部门经理亲自来讲课,其实这个过程也是在提高经理的水平,更重要是改变了经理的意识。他原来想不通的,现在让他来培训肯定得想通了才行,这样才能给员工讲出来。通过培训,员工马上就会发生变化,大家尝到了培训的甜头。


我们计划将培训和大家的升值晋级挂钩,比如班组长应该具备什么样的能力,必须接受哪些培训,掌握哪些技能,如果你达到了要求,如何奖励,达不到怎样处理,这样一来就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我想这不是单纯靠奖金能解决的问题。


王洪艳:通过改善提案和培训,北易人才的培养渐趋完善,您觉得它是怎么样影响到北易的文化的呢?文化弄不好就会让人感觉很虚,怎么样让大家觉得北易的文化很实在,看得见摸得到,体会得到?


刘波涛:我觉得文化是一个很抽象的概念。北易的人都很“实在”,在北易的文化中,“实在”是肯定不能去掉的。北易要真正形成一种互相不扯皮,有什么事情主动去解决,主动去干,并且有北易特色的“实在”文化。


这种文化怎么打造,和高层领导的关系非常紧密。企业文化就如家庭文化,都是家长带出来的,家长的言行影响了整个家庭的文化。这半年来我们的高层调整的不错,“三现”确实好了很多,解决问题也快了很多,扯皮现象几乎没有了。  


今年公司开上半年总结会的时候我讲到,不管你做什么,如果抱着一种嫌麻烦的心情,那肯定什么也做不好,相反,抱着一种学习知识、成长的心情,那你一定会非常愉快地把事情做好。


王洪艳:能给我们讲个故事吗?


刘波涛:我们有个制造部的经理,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反映非常快,但是刚做精益时,做的非常不好。按我的想象,他做精益应该比发动机制造部做的还好,但是他就是做的不行。刚开始我提醒他,跟他讲:有几种人,一种是很聪明的人,一种是听话的人,一种是固执的人。面对这三种人怎么去改变。如果精益你不一步一步的走,你是做不成的。你的七大任务不去做,永远像以前一样只围绕着产量,你的品质永远做不好。第一次是间接的批评,不点名。第二次是点名的批评,还是没有变化,怎么办?


后来我仔细琢磨,他是个爱面子的人,有了问题不想暴露。今年5月份我们出现了化油器召回的事件。当时问题一出,我就知道是他们部门的问题。我就给他打电话:“你们要不就是没按标准作业做,要不就是没制定标准作业,要不就是对产品不理解,我给你提这三条原因,你找找看是不是?这批产品肯定得召回。”后来他就给我发了信息,说他很惭愧,有负罪感。但是在品质总结会上,他把这个问题一带而过。这实际上是很大的质量事故,我们损失了十几万。会后我又找到他,我说:“不要爱面子,人家认认真真地按照精益的方法做,进步的很快,你为了要面子,仍然按你原来的想法去做,如果不改进,最终会被淘汰的。”这个事件对他是真正起作用了,他是真的下狠心了,从标准作业(这是基础)做起,跟技术、工艺人员频繁地交流。现在问题都解决了。


聪明的人一旦明白了,做起来效果是了不得的。可能固执的人改变的慢,但是一旦改变了他做精益也会固执下去。聪明的人改变的快,但是反复的也会快,你就得时常提醒他。人嘛,我们还是以帮助为先,只要进步就是好的。


王洪艳:北易虽然不是最早推精益的,但是是步伐迈的最大的。北易比较特殊,公司副总都是股东双方推荐的,您是怎么来跨越这个问题的?有时候高层的改变是最难的。


刘波涛:这需有包容,大家一起交流。


我是非常爱学习的人,销售、采购、生产、人事我都很清楚。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有什么想法,你可以不做,我来做。对于公司的高层,遇到什么问题我肯定会优先帮大家解决,大家的利益我会尽力去争取,慢慢感化大家。我觉得任何困难我们要一起来克服,总是能够解决的。


王洪艳:如果让您把“行为、意识和文化”排个序,您认为哪个在前,哪个在后呢?


刘波涛:我认为是意识在先。尤其是管理干部的意识要变化。理想的状态是意识加上行动,能让人改变更快,这是最有效果的。个别的人实在意识改变不了,你就先去做,但是这样会有个问题,通过做如果悟出来了还好,如果悟不出来,被动地去做,他会做不好。


王洪艳:您是做销售出身,往往用经营的思路来做管理,做变革。在销售上,一次促销活动可能销量很快就上来了,效果很明显,但是做管理是个慢慢变化的过程,您的雷厉风行的心,在精益整个推进的过程中,有没有煎熬的时候?是怎么走过来的?


刘波涛:确实特别煎熬,有的时候也真想掉泪,但是很短暂。这时,我就自己劝自己。越着急越要注意换位思考,提醒自己要大度,要给人犯错和改正的机会。我在北易这么多年,大家一起摸爬滚打过来,有很深的感情。如果我不爱你,不保护你,可以连说都不说,就地免职好了,但我不会这样做,我会让你学习。企业要发展,大家都要不断学习,才能推动企业进步。


王洪艳:做精益变革,实际上是在重垒精益的长城,在这个过程中您的性格是不是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刘波涛:最大的变化是我的忍耐程度提高了。两年前,我绝对不是现在的性格。那个时候都说我胆大,谁也不怕,对员工的任免毫不留情。但现在我自己的性格发生了变化,这也是精益培训的结果。改变一个人是很难的,因此要给大家机会,慢慢地改变。


小结:精益推进中,大家对刘总的印象也在发生变化,一个严厉的总经理现在越来越亲和了。这是刘总对下属的爱更深厚了,与下属的心越来越近了。


“精益让大家的心走到了一起,没有了互相扯皮,没有了推诿。”——刘波涛


未来的北易


王洪艳:北易在爱波瑞推进的项目当中,是属于第一方阵的,从效果上,推进的深度和广度上,在三年中取得这样的成果,都是为数不多的。这和您的亲力亲为是分不开的。如果要达到一个从愿景,战略,新品,营销和供应商全价值链的一个完整的精益链的话,您觉得大概还需要多长时间。


刘波涛:我认为至少还要五年。五年之后如果中国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家摩托车企业,北易一定是其中一家。


王洪艳:在现在这种低迷的市场环境中,北易未来的营销战略和新品战略是怎样的?


刘波涛:为客户提供比竞争对手更好的产品和服务,这既是我们的经营理念,也是我们的发展战略。品牌建设有两大支撑:一个是营销,一个是产品。企业在做好营销的同时,一定要做好新产品的开发。我们有很好的新品开发计划,每年我们都会推出一些新产品,今年年底到明年上半年我们还将陆续投放几款踏板车。


未来市场越来越细分,不同年龄段的消费群体的需求都在发生不同的变化。比如产品的转型,这个题目我已经调研了四年。未来中国的老龄化会越来越严重,现在世界各国都在研究老龄化的交通工具。一个老同学打电话说他想给他父亲买一辆又安全又方便的车,能够遮风挡雨,价格在一、两万元,那么这种产品到底是什么呢?有一次去欧洲,我看到欧洲有这种车,就下狠心开始策划研究电动四轮车。后来我了解到南京有父子俩研究这类产品有三十年了,申请了很多专利,国外的专家都找到他们,想跟他们合作,他们都不同意。我就很实在的跟他们讲:“我很敬重你们父子俩,这么好的东西如果变不成商品,是浪费。现在我们来就是和您研究,做什么样的产品能把您这套东西变成商品,这样你的企业才能活起来。”他说很多大企业找到他们,都是想把他们的企业吃掉,他们不甘心。我说:“我们合作,是为了共同发展,不会把你们的企业吃掉。”他们父子俩很放心,表示只跟北易合作。大概十月份样车就会出来。


王洪艳:您有没有想过低价兼并其他的企业?


刘波涛:摩托车行业还没到这个程度,大家还在做生存方面的努力。这个行业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小,要抢占份额,关键是掌握核心技术、大排量的技术。我们也聘请了一些专家,包括海外的,来支援我们,这样我们进步会快一些。摩托车是我们的主导产业,但是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我们怎样变化适应,这对摩托车行业来说是最大的问题。我们做四轮车就是属于产品结构的调整,两条腿走路会更安全一些。等我们的新产品出来,企业的产业走向也许会发生一些变化。


小结:战略制定者的任务不在于看清企业目前是什么样子,而在于看清企业将来会成为什么样子。——约翰W蒂兹


整个访谈过程中,我们总会听到刘总爽朗的笑声,这个憨厚质朴,雷厉风行的河南汉子,虽没有华丽的语言,没有传奇的故事,却有着“一步一个脚印走好每一步”的踏实作风。“既然干了,就要干好”已经成了刘总的口头禅。


走好脚下每一步的同时,刘总以他高瞻远瞩、未雨绸缪的战略眼光为北易的未来做好了筹划,自信满满。


正是一句朴素的“凭良心做事,凭我的职业道德做事”,我们看到了一名企业家的品质与智慧。